内里&hu将工业阁楼改成火烈鸟办公室
图片 © dirk weiblen
all 图片s courtesy of 内里&hu

 

 

 

上海工作室 内里&hu 已将上海的工业屋顶空间改造成办公室,以提供领先的全球洞察力和战略咨询服务 火烈鸟团. 该设计采用一系列类似房屋的形式,这些形式被插入混凝土平台的景观中,从而打破了同质的体积。屋顶不仅成为一个单一的元素,而且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和尺度在多个层次上进行体验。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该设计具有一系列房屋状的体积,这些体积被插入混凝土平台的景观中
图片© dirk weiblen

 

 

 

基于阁楼的悖论和神秘概念, 设计师希望通过占据屋顶屋檐内的空间来夸大现有条件,从而给人一种既被藏起来又被人看的感觉。

 

‘in gaston bachelard’s seminal work ‘the poetics of space’他把房子比喻成心灵的住所。地下酒窖代表着我们的深层潜意识,而高架的阁楼则是安静而理性的空间。在我们的想象和记忆中,阁楼是一个经常被遗忘的空间,一个充满黑暗与光明,亲密而广阔,令人生畏且令人欣慰的矛盾和可能性的空间,’  explains 内里&hu.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屋顶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元素,而且可以在多个层次上体验
图片© dirk weiblen

 

 

 

扩展偷窥和观察的概念, 房间的配对被单向镜子隔开,整个房间散布着各种类型的玻璃 –透明,磨砂,单向和镜面–强迫乘员进入轻微不适的状态,因为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角色可以在任何给定的转弯处反转。此外,精心制作的开口和分层材料使每个外壳都成为观察机构,过滤器,通过过滤器可以检查其他物体和自身。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该设计给住户一种既被藏起来,又被观察的感觉。
图片© dirk weiblen

 

 

 

体验了原始结构的广阔视野 当穿越开放式办公室时,黑色金属网格板将明亮的书架式窗户框在上方。 展览区包含一个浮动屋顶,既将屋顶封装起来,又使空间开放灵活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董事会会议室是完全封闭的,充满了连续感,仍然可以看到双斜屋顶以及模仿自然天窗的照明灯具。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图片© dirk weiblen

 

 

 

整个阁楼体验都在狭窄的楼梯中达到顶峰 通往一个小阁楼,一个隐藏的房间嵌套在其他较大的房间中,其窗户提供偷来的瞥见,并让您回想一下以前占用的空间。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图片© dirk weiblen

内里 hu industrial roof flamingo shanghai office 源梦设计
通过占据屋顶屋檐内的空间来夸大现有条件
图片 © dirk weiblen

neri-hu-flamingo-shanghai-office-designboom02
开放式屋顶因插入平整的房屋而被打乱
图片 © dirk weiblen

neri-hu-flamingo-shanghai-office-designboom03
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和规模对办公室进行多层次的体验
图片 © dirk weiblen

neri-hu-flamingo-shanghai-office-designboom04
分层的材料和开口使每个外壳都成为观察机构
图片 © dirk weiblen

neri-hu-flamingo-shanghai-office-designboom06
观察者和被观察者的角色可以在任何给定的转弯处互换
图片 © dirk weiblen